• 欢迎您访问申博网上娱乐网站!
最新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麻柳视野 > 正文

新加坡重庆即将合作开展铁空联运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6/4/24 来源:本站 浏览:次 字号:

 

在不久的将来,从欧洲进口到新加坡的商品的零售价格可能比现在便宜。这是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简称“中新重庆项目”)可能给新加坡人的首份“红利”。

中新重庆项目是中国和新加坡继苏州工业园区和天津生态城之后,开展的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这个以重庆为运营中心的项目,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11月访新时确定,将以金融服务、航空、交通物流与信息通信技术为四大推进重点。

为推进项目的发展,新加坡贸工部和重庆市政府本月16日在重庆主办了一场交流会,新中两国200多名政界、商界、业界及学界的代表,针对互联互通的含义、新渝如何在物流和金融领域里提升双边合作,交流看法。交流会由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办公室、中新示范项目管理局承办。新加坡《联合早报》和《重庆日报》是协办单位。

黄奇帆:铁空联运降低物流成本

重庆市长黄奇帆在交流会发表主旨演讲时透露,随着中新重庆项目的推进,新加坡与重庆不久后将合作开展铁空联运,以降低新加坡与欧洲之间的物流成本,“这方面潜力无穷”。

他剖析,目前从欧洲空运往新加坡的商品,运费比铁路运输贵五倍。如果改为铁空联运,首段行程、从欧洲到重庆的1万2000公里由渝新欧国际货运铁路运输班列完成;货物到了重庆后进保税区,不用办入关手续,包装分拨后直接上飞机运到新加坡,空运时间缩短至五小时。

渝新欧是连接重庆与欧洲重要物流集散地、德国杜伊斯堡的大通道,途经中国新疆、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全程历时12天左右,比长江水运上海再海运至欧洲节约近30天至40天,运行成本只为空运的五到六分之一,被称为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的重要载体。

根据黄奇帆的计算,虽然货物须通过12天的渝新欧从欧洲运往重庆,再空运五小时到新加坡,但可节省60%的物流成本。他表示,重庆将力争在今年内启动铁空联运,初期阶段可能是50个班列,每个班列50个箱子,明年则可能增至一两百个班列。

按照他的构想,未来可将欧洲货物从重庆渝新欧再通过空运中转到曼谷、香港台北、东京大阪、首尔等距离重庆四五个小时航空半径的亚洲城市。

铁空联运本月28日试运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副主任兼市政府物流协调办公室副主任杨丽琼在交流会上透露,首班从欧洲经过渝新欧到重庆再运往新加坡的铁空联运试运行班列,本月28日启动。

渝新欧铁路可通过果园港和水路衔接在一起。果园港是重庆最新开发的内河港口,总投资额约105亿元(人民币,下同,21.8亿新元),是全球最大的内河水路、铁路、公路联运港。这意味着,重庆已实现长江货运和渝新欧货运的铁水连接。

果园港区整体功能预计2018年建成

自2008年开工建设以来,果园港截至去年底已完成项目投资近70亿元,前沿16个5000吨级泊位全部建成。港区整体功能预计2018年全面建成。

果园港的设计年通过能力可达3000万吨,其中集装箱200万标准箱、散杂货600万吨、商品滚装车100万辆,铁水联运规划设计年通过能力650万吨。

虽尚未完工,但果园港已在2013年底开港,边运营,边建设。在当前尚未竣工状态下,果园港已完成港口吞吐量868万吨,集装箱吞吐量达20.4万标箱,约占重庆全市水运集装箱的五分之一。

目前,果园港吸引四川、贵州、云南、陕西等地在果园港中转,货物主要有集装箱、钢材、商品车、矿石等。

果园港件散货码头公司副总经理张宝华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目前基本设施已建成,但相关设备配得很少。“大型设备还没来,今年底或明年就差不多了,装卸能力到时就会释放出来。明年你们再来看的话,应该是比较壮观了。”

他并形容,果园港是重庆开展多式联运能力最强、现代化程度最高的一个港口。

果园集装箱码头公司副书记刘海霞也指出,果园港是“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Y字形的重要节点,其优势是铁、公、水联运。

果园港目前并不是渝新欧的始发站,两者之间距离约40公里,由铁路专用线连接。刘海霞向本报透露,尽管渝新欧的始发站现在位于团结村,但海关总署之前也到过果园港考察,“好像对我们这个地方更感兴趣,因为团结村只有铁路,没有水路”。

她认为,果园港未来可作为渝新欧的第二个始发站。“团结村没水路,这个没法替代。我们是得天独厚的优势。他们不可能把长江引过去吧?这是先天优势。”

打造国际物流通道重庆仍面临挑战

重庆虽然在建设多式联运的交通枢纽和口岸高地具有先天优势,但出席“推进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交流会”的政界和业界代表认为,重庆在打造国际物流通道方面依旧面临挑战,为此需要政策的创新和思维的转变。

中国交通运输协会联运分会秘书长李牧原在以“多式联运与交通物流”为主题的交流环节中,从全球物流格局的高角度,分析重庆物流业的现状。

李牧原说,从需求侧来说,现在是一个全球供应链再布局的时代:在过去的100年,人类的生活都是向沿海发展,所以港口就成了全球经济拉动区域经济的重要引擎;但随着中国中西部的崛起及“一带一路”等战略的提出,经济重心从沿海到内陆向广袤的中亚地区迁移。

1 [2]